恍惚间,我仿佛也成了 一个甩着水袖的戏子,在三尺红台上,演绎人世间的悲欢离合。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