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usibo
学前班
学前班
  • 粉丝0
  • 关注0
  • 发帖数0
  • 铜币23枚
  • 贡献值0点
  • 好评度3
  • 来自
  • 最后登录2013-10-25
  • 社区居民
阅读:1390回复:1

[教子有方]真心希望妈妈一直在我身边

楼主#
更多 发布于:2013-10-14 11:25
妈,还有几天,就是2013的清明节了。如果您老人家还活着,算算应该是九十一岁的高龄了。本该满堂儿孙绕膝,尽享天伦之乐,您却躺在那么冰冷的地方,让我们再也看不到您,听不到您,只能在这样的日子里,为您烧一把纸钱,掬一行清泪……
妈,您知道吗?我回来看您了。我想,您一定知道的。跪在您的坟前,有徐徐的清风掠过那棵参天的柏树。如您那双满是皱褶的手,轻轻地抚过我的脸庞……头上,晴空万里。一抬头,仿佛您就微笑着站在云端:儿啊,你回来了……
 妈,我回来了。只是,我再也不能为您梳头、剪指甲。还记得第一次回家见到您的情景吗?那是一个春寒料峭的日子。午后,我们搬了椅子让您坐在院子中央晒太阳。看着您满头白发凌乱着,我说,我给您梳梳头。您点点头,开心得像个孩子。解下束在脑后的皮筋,我一下,又一下,轻轻地用梳子滑过您的后脑。遇到有打结的地方,我会抬起发梢,细细地梳理开。我怕弄疼了您,哪怕一丁点儿。而您呢,一动不动,那么满足,那么快乐地坐着,仿佛我能给您梳头亦是一种天大的享受。梳顺以后我问您,是盘个发髻还是扎个小辫儿呢?您说,扎个辫子就行。妈,那是我第一次给您梳头,也是最后一次给您梳头。您不要怪我,如果有来世,儿愿意天天给您梳头……
妈,您还记得吗?那天梳完头,我又蹲在您的面前,拉过您的手,我又仔细地剪去您双手的指甲。剪完之后抬起头,我们都笑了。那一刻,我觉得您看起来那么慈祥,像我多年熟识的一个长辈,一点儿也不觉得陌生,让人那般想要亲近。突然,您转过身对着他说,儿啊,你看她长的那口牙齿,你是懒人有懒福了。当时,我觉得我的脸突然就热了。
那晚,收拾妥当我来到您睡的屋和您躺在床上。熄灯之后您悄悄地在耳边说,你去跟他睡吧。他一个人睡那屋,冷。我说,我就跟您睡。还好,天黑,您看不清我的脸。当时,因为您的这句话臊得滚烫了。妈,您那时还不知道呢。其实,我们才认识不到一个月。如果不是接到您病危的电报,或许,我们这一世都没有做婆媳的缘份了。只是,为了让您老人家宽心,才含糊着您的认可罢了。现在想想,您老人家是世上最聪明的母亲。其实,您是明白的。只是,您宽容着,假装糊涂着成全我们善意的欺骗,对吧,妈?
妈,我还记得。第二天早上,您早早地就起来从床下掏出一个竹篓。揭开覆在上面的一件旧衣服,从篓子里抓出一个袋子。打开包裹在袋子外面的那层油纸,里面一叠崭新的百元大钞。您说,钱不多,你不要嫌少,拿去买身衣服。别在我们这乡下买,回到你们城里去买。妈,当时我不要,不是因为嫌少。我知道,您攒下那点钱也不容易。平日里,省吃俭用存下的。何况,那时的您,还在重病之中。无论做不做得成您的儿媳妇儿,我都不会也不忍心收下那笔钱。只是,妈,您的情意我一直都记得,一直到现在……
妈,我回来了。买了您喜欢的苹果、橙子,蛋糕、卤肉,还带了一瓶酒。妈,您知道吗?当我把这些东西一一摆在您和爹的脚下时,我深深地体会到了什么是:子欲孝而亲不在的遗憾和悲痛。泪,不知不觉中已经在眼眶里蓄势待发了……仰起头,天湛蓝如洗,有一群鸟儿从头顶飞过……
妈,当我用折下的柏树枝轻轻扫去墓碑上的尘土、蛛网还有那些虫子时,生怕惊动了您们的安然。看着碑上刻着的女儿的名字,往事又一幕幕地浮现出来……
妈,那年,96年的春节,我终于作为您正式的儿媳妇儿回来看望您。刚刚走进院子,听到狗叫的您就颤巍巍地迎了出来。一把拉过我的手握在您粗糙的掌心中摩挲,听着我叫您妈的那一瞬间,乐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儿:阿弥陀佛,那么颠的路总算平安回来了。趁他先进屋的功夫,您背着其他人指了指我的肚子,我点点头。觉得很奇怪,问您为什么知道的?因为我们在平日里往来的信件中从来没有提过怀孕这事。您胸有成竹地说,我去年就请先生算过了,说是应该在十一月就有的。现在该有三个月了吧?
妈,这样一来,我就成了您重点关注的对象。每天,您都会时不时地问我困不困?说怀上娃娃的人总是多瞌睡的。妈,我真的不困。能陪在您身边看着您迈着那双小脚房前屋后地为一家人的伙食忙碌,心里有暖暖的幸福,也有深深地的愧疚。想着年事已高的您每天还要亲自下厨,洗、切、煮、炒。于是,我总会在您做饭的时候陪着您。妈,您还记得吗?那时候,您在灶前炒菜,我就在灶后添柴火,和您拉家常。您总说,快出去,到床上躺着睡觉去。这灶屋里灰大,把你的衣服弄脏了。妈,您不知道,衣服弄脏了可以洗。可是,能陪在您身边的日子却是去了便不再回来。您心疼我,做好的菜总会先夹一筷子送到我嘴里,让我先尝一尝。您是个细心的老人。从来不问我爱吃什么,但是,您会在饭桌上悄悄地观察我爱吃什么。于是,每顿,桌子上都有我爱吃的菜。不多,但总有一碟摆在我的面前,炒青菜、凉拌猪肝、还有您做的咸菜……
那天,家里只有我们俩围着火炉闲聊。妈,您拉着我的手说的那番话,我会把它们当作您留给我的传家之宝,一直传下去……您说,做了夫妻,就要互相尊重,互相爱护,互相理解。当时的我听了之后很愕然,觉得您不过是一介农妇,怎么会说出这样的道理。后来,您告诉我,出身大家的您是念过书的。妈,您还说,他是个苦孩子,几岁的时候你爹就去世了。那些年运动时,吃了不少苦。过去的事,能别提的就不要提了,那都是他的伤心事,知道吗,孩子?他呢,吃喝嫖赌这几样事你一定要管着,千万不能让他染上这些恶习,都是败家的。妈,我想跟您说,您放心吧,我们都记着的。他听您的话,十多年了,不用我管,也做得很好。
妈,您知道吗?在我眼里,您还是个睿智的老人。知道年轻人在刚刚走进婚姻的殿堂时,都是存着太多美好的愿望与期待的。于是,提前给我打“预防针”:夫妻之间,小吵小闹是很正常的。不吵不闹指不定哪天说分就分了。他呢,脾气急,但是心眼好,是个闲不住的人。凡事,你不跟他计较。要是他敢欺负你,你尽管告诉我,看我收拾他。妈,知道吗?那时,我觉得,能做您的媳妇儿是多么地幸运,幸福。就像您觉得有我这样的媳妇儿很骄傲一样。记得那些天,每每逢赶场的日子,在街上遇到您熟识的街坊,您都会忙不迭地拉过我跟他们介绍:这是我小儿媳妇儿,在重庆。在您老人家眼里,我生在城里,有一份正式的工作,还没有城里人娇生惯养的毛病,足以让您心满意足了。妈,您知道吗?到现在我有时都会笑他:我是您老人家看上以后安排给他的媳妇儿,对吧,妈?
妈,我还记得那天,您正在给我讲生养孩子以及坐月子的种种注意事项,突然来了一个不速之客。您把他让进屋里的时候,衣着单薄的他已经冻得瑟瑟发抖。您赶紧在火炉前给他找个地方坐下就推开门出去了。不一会儿,您拿着一件全新的棉衣进来,递给那个人,让他穿上。那人一边往身上套,一边说着感激的话。过后,您告诉我,他很可怜。因为穷,连家都没成。因为在二哥工地上干活,过年了来看看。听您这么一说,对于他在过年的时候说来看望您,却两手空空地就来了,我有了理解。只是,那时您在我眼里,不再矮小。妈,您知道吗?不止一次地跟自己和女儿讲,要像您学习,无论什么时候,在什么地方,都一定要做一个内心善良、纯净的人。
妈,因为家里来了客人,那晚我跟您睡。我记得您打开柜子,拿出我之前寄给您的衣服换上。我说好好地为什么全都换了?您说,换了好。我要干干净净地和你睡。我知道,您老人家怕我嫌您脏。妈,我怎么会?就算您不换衣服,我也会挨着您睡一个好觉,做一个好梦,哪一个孩子会嫌弃自己热爱着的母亲呢?然后,您又拉我到柜子跟前,指着那些蓝色的、黑色的衣服说:你看,我把老衣都备好了。以后,不用麻烦你们。看着我给您织的毛衣,毛裤也好好地躺在里面,我佯装生气地问您,为什么不穿呢?您说,你上班辛苦。以后还要带孩子,没有时间织,我舍不得穿。妈,尽管我一直跟您说,织给您就要穿,不要锁起来。可是,到最后,它们崭新地还在,您却走了……
妈,您记得吗?那天,我们要回重庆工作了。醒来的时候您已经把早饭做在锅里等我们起来。我在床上看着您背对着我牵起衣角抹眼泪,赶紧下床来拥过您。您说,也不知道这次回去什么时候才回来了。我告诉您,明年春节一定回来!到时,孩子都半岁了。我们带着一起回来看您。听着我如此说,您转过身,眼泪汪汪地拉着我:一定要回来啊!你们俩都是孝顺的孩子,以后会有好日子过的……妈,我一直觉得,您是不是有预感?那天的离别就像再也见不到我们一样伤心,反复地说着那些让人听了惆怅和担忧的话。您知道吗?我多想带着您跟我们一起去重庆。不是为了让您去帮我们洗衣、做饭、带孩子,我只想让您去看看我们生活的地方。谁曾想,这一去就成了永别,我们的这个愿望竟成了一辈子的遗憾……
妈,最遗憾的是,在您最后的日子里,我们都没有陪在您的身边,您甚至来不及见到您心心念念的孙儿就去了。等我们接到大哥发来的电报,匆匆赶回来时,您已经被人抬着出了家门往坟地的方向去了。按照老家的风俗,这人一起灵,便不能再打开。于是,我们连您的最后一面都没见着,便天人永隔……
妈,您知道吗?您下葬的时分,突然下起滂沱大雨,仿佛老天都在和我们一起为您哭泣,悲痛……看着那些被雨浇湿的黄土飞一般地扑向您长眠的地方,我抱着女儿在心里撕心裂肺地喊着:妈,您醒醒吧,看看我们的孩子,她还没真正地见过您呢,甚至来不及当着您的面叫您一声奶奶……妈,我说过我们要回来看您的,为什么您不等等我们,就走了?  妈,今天我又回来看您了。这次,是我一个人回来的。我想,您一定知道的。半路上的一场大雨,像是和我一起在切切地悼念逝去的您。谁知道,车子开到县城之后,已是雨过天晴。路边的花儿红的、白的、黄的开得正艳。天空澄澈得像您留给我们的记忆,透明,恒新。走在和您一起走过的街道上,想着和您一起走过的温暖,禁不住阵阵心酸……
妈,您知道吗?我多想,当我们回来时,您还可以像从前那样出来迎接我们。我多想,饿了,有您备好饭菜等我们;累了,可以回到家倒下就睡,而不用去住宾馆。我多想,我还可以为您梳梳头,剪剪指甲,为您削苹果,为您织毛衣……为您做一切我们可以为您做的事。而不是像现在,我只能跪在您的面前,一个人自言自语地说这么多。  妈,您知道吗?回来,于我来说,不仅仅是形式上的悼念。从我回到重庆的那天起,我就告诉自己:每年,我都要回来看看您们。这样,我才安心。哪怕,曾经其乐融融的老屋只剩下断垣残壁;哪怕,您坐过的椅子我稍坐片刻又将离开,我也觉得,我回来看过您了。或许,在我的心里,您老人家从未离开过,您一直在。不过,您离我们太远太远,远得我们无法企及。而您,一直安祥地坐那里,微笑地看着您疼爱的儿孙们,看我们在阳光下奔跑,在风雨中前行,在每一个怀念您的日子里,做一个像您这般的好人,过一份最平凡的生活……
yagjy
中级学员
中级学员
  • 粉丝115
  • 关注146
  • 发帖数222
  • 铜币1391枚
  • 贡献值10点
  • 好评度8
  • 来自
  • 最后登录2015-01-02
  • 社区居民
  • 社区明星
  • 忠实会员
沙发#
发布于:2013-10-14 15:58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游客

返回顶部